【江蘇省誠信人力資源服務機構】
【江蘇省人力資源服務骨干企業】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單位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勞動者不一定可以獲得雙倍工資
單位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勞動者不一定可以獲得雙倍工資
加入時間:2020/3/6 9:57:04   點擊:31

審理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 2016)京03民終2612

 

裁判要旨  

公司高管經理,負責公司的運營,以總經理名義對外招聘人員,且其未提交證據證明存在其公司提出簽訂勞動合同但被拒絕的情形,故公司無需支付公司高管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

基本案情

北京HA公司股東原為北京XJFSZ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北京XJF公司)及張某一,法定代表人為王某某,2013622日北京XJF公司公司及張某某分別與任某某簽訂《出資轉讓協議書》,約定自當日起將股權全部轉讓任某某,轉讓方不再享有股東權利、承擔股東義務,20131017日進行了股東變更登記,1128日法定代表人由王某某變更為孫某某,20141023日股東及法定代表人均變更為張某二。

北京HA公司主張王某某并非該公司職工而系其前股東路橋公司職工,擔任董事長助理職務,201345月路橋公司為收購北京HA公司成立了專門的小組,王某某及任某某等人均系該小組成員,201310月北京HA公司股東變更為任某某后路橋公司才取得北京HA公司的經營權,任某某系代路橋公司持股,北京HA公司還主張路橋公司在取得經營權后將北京HA公司員工均更換為該公司派駐人員,但勞動關系并未轉移到北京HA公司,20141023日路橋公司將北京HA公司股權轉移給現股東張某二,接收公司時任某某出具了關于北京HA公司欠款的聲明,欠款均已付清,其中不包括王某某主張的款項。王某某不認可北京HA公司的主張,稱其原系中外JHC城市建設有限公司職工,20136月路橋公司的董事長邱某某邀請其到該公司新購買的北京HA公司工作,當時路橋公司已接手北京HA公司,僅余100萬元轉股款項未付,因此北京HA公司的原股東未辦理轉移登記、未將銀行印鑒移交,后路橋公司經營出現問題,邱某某被收監,因其欠付北京HA公司原股東款項,201410月北京HA公司前股東將北京HA公司股份購回,登記在其親屬張某二名下。王某某稱其20136月正式到北京HA公司上班,擔任總經理職務,負責招聘了多名新員工,亦有路橋公司委派的任某某等幾名員工到北京HA公司工作,均由北京HA公司支付工資、繳納社會保險,北京HA公司與所有員工均未簽訂勞動合同。王某某稱其月工資為25000元,工資支付至201312月,其工作至20141月,上了10天班,后雙方協商一致解除勞動關系。

一審審理中,北京HA公司提交了路橋公司201356日作出的《關于接收北京匯峰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的決定》以證明王某某系路橋公司職工,決定中稱:“集團公司派集團公司常務副董事長任某某、董事長助理王某某等人組成接收小組,負責接收事宜,任某某任組長,王某某任副組長。接收期間暫定自201356日至20131231日止,接收小組成員在接收期間,相關人事勞動關系屬于集團公司,接收期間所發生的租賃費、辦公用品購置費、差旅費、辦公費、派出人員工資費用都由集團公司出資……”。王某某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主張是任某某為逃避個人責任后補的。北京HA公司還提交了任某某20141023日出具的聲明以證明該公司不欠王某某任何款項,并提出王某某作為總經理不與自己簽訂勞動合同應當自行承擔不利后果。該聲明中稱:“截至20141023日止,北京匯峰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對外拖欠的未付全部款項如下:1、未付應付的工資款項金額為人民幣697369.28元,具體見工資明細表;2、其他應付款和入股款、建筑師掛靠費、城鎮土地使用房產稅等費用合計人民幣2564877.22元,具體詳見附表;3、除上述拖欠的款項外,北京HA公司再無任何其他外欠款項,沒有任何其他糾紛。如北京HA公司還有其他拖欠款項或者其他糾紛等等,本人任某某愿意承擔賠償責任和法律責任,并賠償相關受害方因此造成的一切損失。”北京HA公司同時提交了該聲明所附的工資明細表及其他應付款明細表,其中均未涉及王某某。另北京HA公司申請任某某為其出庭作證,任某某稱王某某工作期間為20131125日至1230日,自20131125日起擔任總經理,1230日離職,未簽訂勞動合同是其自身造成的,其曾讓王某某簽訂一份勞動合同,王某某說會盡快簽,王某某主張的獎金是不存在的,其個人從未同意過,王某某提供的關于獎金的證明其毫不知情。同時任某某稱,其為名義股東,實際股東為路橋公司,王某某為路橋公司派出的接收小組成員,20131125日之前是交接的過程,王某某的工資是由路橋公司將資金打過來由北京HA公司代發的,王某某的勞動關系到底在哪個公司不清楚。王某某否認北京HA公司的主張,提交了其本人的入職審批表、20131123日及25日路橋公司的人事任命決定兩份、20138月至12月北京HA公司工資表復印件、其本人的安全生產考核合格證書、北京HA公司的資質證書、其工資卡交易明細、網上打印的個人納稅信息查詢結果、完稅證明、社會保險個人權益記錄等證據以證明其與北京HA公司存在勞動關系。其中入職審批表蓋有北京HA公司公章,寫明入職時間為2013520日,“6月起在本單位領薪”,月薪為25000元,綜合部門負責人簽字及王某某作為公司領導簽字的時間分別為2013815日、30日;任命決定寫明任命孫某某為北京HA公司執行董事即董事長,并擔任法定代表人,任命任某某為北京HA公司監事,同時擔任運營總監,任命王某某為北京HA公司總經理;工資表復印件中公司領導簽字一欄顯示有任某某、孫波、王某某三人的簽名,任某某在出庭作證時表示對有其簽名的工資表真實性予以認可;交易明細顯示王某某20136月收到“還款”25000元、8月收到“超級網銀”13000元、9月收到“現存”24485.98元、10月收到“工資”10855元、11月收到“工資”9482元、20141月收到“轉存”22962元,王某某稱上述款項系其20146-12月工資,其中8月起工資即由北京HA公司支付,北京HA公司認可代路橋公司支付了王某某上述9月、10月工資;納稅信息顯示北京HA公司為王某某繳納了9月、10月的稅金;個人權益記錄顯示北京HA公司為王某某繳納了20137月至20141月的社會保險費;王某某的安全生產考核合格證書及北京HA公司的建筑業企業資質證書均顯示王某某系北京HA公司企業負責人。

關于50萬元獎金,王某某稱,其在入職時邱某某承諾獎勵其150萬元,并承諾其中100萬元以出資名義寫入北京HA公司章程,50萬元支付現金。201310月北京HA公司股東變更登記為任某某后,其提出未登記其股東權益的問題,任某某為對其進行安撫指示孫某某為其出具了應付50萬元的證明一份,并于審理中提交了該證明,其內容為“2013年度支付王某某獎金人民幣五十萬元整”,落款日期為20131223日,有孫某某簽字,蓋有北京HA公司公章。審理中,北京HA公司對該證明的真實性不予認可并申請進行公章鑒定,后因其未交費鑒定終止。

 

一審判決

根據雙方陳述及證據材料顯示,王某某系20135月被路橋公司招聘準備擔任北京HA公司總經理,6月開始到北京HA公司擔任總經理工作的,自6月起王某某開始在北京HA公司領取工資,北京HA公司為其繳納過社會保險及個人所得稅,入職審批表也顯示當時北京HA公司認可王某某的入職情況。王某某的工作地點始終在北京市,提供勞動的對象為北京HA公司并非路橋公司,其與路橋公司亦不存在直接建立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因此該院認為北京HA公司與王某某自20136月起建立勞動關系,對北京HA公司提出的王某某系路橋公司職工的意見該院不予采納。因北京HA公司未提供相應證據,該院對王某某提出的25000元每月的工資標準及未簽訂勞動合同的情況予以認定。但因王某某系北京HA公司總經理,負責公司的運營,對其未簽訂勞動合同的原因該院難以確認,因此該院支持北京HA公司要求不支付王某某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的請求。關于王某某的離職時間,北京HA公司提供了任某某的證人證言予以證明,王某某提供了春節放假的通知、書面證人證言等證據證明,但均無直接證據。根據北京HA公司為王某某繳納社會保險至20141月的情況,該院對王某某關于20141月工作了10天的陳述予以采信,北京HA公司應支付王某某201411日至10日的拖欠工資25000÷21.75×7=8046元。關于2013年獎金的問題,王某某提交了經孫波簽字、北京HA公司蓋章的證明,并解釋了其形成的原因及經過,證明中寫明北京HA公司應當支付王某某獎金50萬元,此應視為北京HA公司與王某某之間的約定。因此,雖然北京HA公司稱該公司2013年無盈利、任某某作證稱其不知道該證明,均不足以推翻該證明的效力,且任某某在20141023日出具的聲明中承諾如北京HA公司在其所明確的欠款外還有其他欠款其本人將承擔賠償責任,因此與本案的審理結果有直接利害關系,其證言缺乏證明力,該院難以采信。因此北京HA公司應當支付王某某2013年度獎金50萬元。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七條、第三十條之規定,判決:一、北京HA公司于判決生效后7日內支付王某某2013年度獎金50萬元;二、北京HA公司于判決生效后7日內支付王某某201411日至10日的工資8046元;三、北京HA公司無需支付王某某2013620日至2014110日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166092.02元;四、駁回北京HA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意見 

北京HA公司其主要上訴理由是:1.北京HA公司不應向王某某支付相關費用。關于50萬元獎金,北京HA公司對于一審中王某某提交的證明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不認可。北京HA公司在2013年度是虧損的,沒有承攬到任何工程,不可能向王某某支付獎金。北京HA公司前股東任某某一審中出庭作證,對該份證明的內容不予認可。一審法院判決認為任某某具有利害關系故其證言缺乏證明力存在錯誤。該證明是在20131223日形成,201410月,任某某轉讓其股份時,新股東和任某某及眾友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多次磋商,均未提及尚欠王某某50萬元獎金及工資。任某某在20141023日向北京HA公司現股東就轉讓前的債權債務寫了一份聲明,該聲明中并未包括王某某主張的獎金及工資費用。如果任某某在轉讓股份時將王某某主張的獎金和工資列入該聲明,北京HA公司亦會支付,該筆費用無需任某某支付,任某某亦無必要隱瞞該項費用,所以任某某出庭作證否認該項費用是因為根本不存在該項費用,該證明是王某某利用擔任總經理職務之便偽造的。且該證明為“2013年支付王某某獎金50萬元整”,可以理解為已經支付完畢。2.一審法院違反法定程序,王某某一審中自述50萬元獎金是其老板邱某某獎勵的費用,邱某某為路橋公司董事長,王某某擔任董事長助理職務。一審中北京HA公司要求將路橋公司追加為本案第三人,但未得到準許,亦未依職權追加。3.一審法院僅以王某某的社保繳納至20141月認定應該支付王某某1月份工資是片面的。正常情況下,員工離職當月并不停止繳納社保,要在離職下個月辦理社保轉移手續,王某某在20131231日離職,其社保在20141月才能停止繳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五十條的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時出具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證明,并在十五日內為勞動者辦理檔案和社會保險關系轉移手續。因此不能認定勞動關系在20141月終止。且一審法院認定王某某工資標準為25000元存在錯誤,根據王某某的社保繳納及納稅情況,其工資標準應為3000多元,根據其銀行打卡記錄,其工資標準也不是25000元,因此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存在錯誤。

王某某亦不服一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其針對北京HA公司的上訴理由答辯并上訴稱:不同意北京HA公司的上訴請求,堅持王某某的上訴請求。根據法律規定,自勞動者入職之日起一個月內,用人單位應當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因此,與所有勞動者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北京HA公司自20136月被收購到王某某20141月離職,從未與任何員工簽訂過勞動合同。發生勞動爭議,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與爭議事項有關的證據屬于用人單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單位應當提供;用人單位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王某某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相對于用人單位仍然處于被管理和被支配的弱勢地位,作為總經理申請簽訂勞動合同未果,也可向用人單位主張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根據2014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勞動爭議案件法律適用問題研討會會議紀要》(二)中第三十一條的規定,用人單位高管人員依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規定向用人單位主張雙倍工資的,可予支持,但用人單位能夠證明該高管人員職責范圍包括管理訂立勞動合同內容的除外。對有證據證明高管人員向用人單位提出簽訂勞動合同而被拒絕的,仍可支持高管人員的二倍工資請求。因此北京HA公司應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如果高管的職責不包含自身勞動合同的簽訂,則其未簽定勞動合同無明顯過錯,有權主張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綜上,王某某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三項,改判北京HA公司支付王某某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166092.02元。

 

二審判決

關于勞動關系,根據雙方陳述及證據材料顯示,王某某系20135月被路橋公司招聘準備擔任北京HA公司總經理,6月開始到北京HA公司擔任總經理工作的,自6月起王某某開始在北京HA公司領取工資,北京HA公司為其繳納過社會保險及個人所得稅,入職審批表也顯示當時北京HA公司認可王某某的入職情況。王某某的工作地點始終在北京市,提供勞動的對象為北京HA公司而非路橋公司,其與路橋公司亦不存在直接建立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因此一審法院認定北京HA公司與王某某自20136月起建立勞動關系,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關于獎金50萬元,王某某提交了經孫某某簽字、北京HA公司蓋章的證明,并解釋了該證明形成的原因及經過,該證明內容為“2013年度支付王某某獎金50萬元整”。北京HA公司不認可該證明的真實性并申請進行公章鑒定,但因其未交費鑒定終止。北京HA公司雖主張該公司2013年無盈利、任某某作證稱其不知道該證明,但均不足以推翻該證明的效力。任某某在20141023日出具的聲明中承諾如北京HA公司在其所明確的欠款外還有其他欠款其本人將承擔賠償責任,一審法院據此認定任某某與本案審理結果有直接利害關系,其證言缺乏證明力,并不不當。北京HA公司主張該證明內容可以理解為50萬元獎金已經支付完畢,但并未提交證據證明北京HA公司已向王某某支付50萬元獎金。因此,北京HA公司應向王某某支付2013年度獎金50萬元,本院對北京HA公司的該項上訴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201411日至110日期間的工資,因北京HA公司未就王某某的月工資標準提供相應證據,一審法院采信王某某主張的月工資標準25000元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關于王某某的離職時間,北京HA公司提供了任某某的證人證言予以證明,王某某提供了春節放假的通知、書面證人證言等證據證明,但均無直接證據。根據北京HA公司為王某某繳納社會保險至20141月的情況,一審法院采信王某某關于20141月工作了10天的陳述予亦無不當。因此,北京HA公司應向王某某支付201411日至10日期間的工資,本院對北京HA公司的該項上訴主張不予支持。一審法院認定的工資金額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關于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北京HA公司未就雙方已簽訂勞動合同提供相應證據,一審法院認定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王某某系北京HA公司總經理,負責公司的運營,其自認在北京HA公司任職期間一直以總經理名義對外招聘人員,且其未提交證據證明存在其向北京HA公司提出簽訂勞動合同但被拒絕的情形,故一審法院認定北京HA公司無需支付王某某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并無不當。因此,本院對王某某的該項上訴主張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處理結果并無不當,依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返回上一頁】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薪稅服務:0517-83650608    83650080
靈活用工:0517-83650118    83650119
地址:江蘇省淮安市深圳東路98號恒盛科技園27號樓

版權所有:江蘇博才人力資源服務外包有限公司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6038086號-1
双色球2018081期 广东11选5任八遗漏 163网赚论坛 期期单双20码中特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版 516棋牌 德甲直播在线观看360 永利棋牌app官网下载 福建快3豹子6最大遗漏 学生网上赚钱的ap 白城麻将技巧 钱龙捕鱼什么时候放水 天天重庆麻将苹果下载 2019欧冠积分排名 快乐8开奖导航 上海时时乐可以追号 福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